24小时旅游咨询热线

0936-5666222 5666111

世界最大室内卧佛张掖大佛寺

      在古代印度,曼荼罗的原义是指国家的领土和祭祀用的祭坛。张掖大佛寺所藏曼荼罗相当丰富,尤其以明代金经所绘之降魔曼荼罗最为著名,属稀世珍品。

      佛教造像随佛教的流变以及社会风尚而呈现出不同的历史风貌造像。早期佛教造像受印度犍陀罗艺术的深刻影响,其佛造造像的面容为高鼻通额,薄唇卷发,呈印度人的形象。北魏中期和晚期,佛教造像已经表现出明显的中国化,其面庞一般显得瘦削清秀,表情自然活泼,“秀骨清相”中透露出中国魏晋以来士大夫的审美情趣。隋唐时期,尤其是唐代造像,体躯丰腴光润,极具唐代女性的风姿。宋初,随着禅宗思想的勃兴,普遍流行观音、罗汉、祖师等像的造作,布袋和尚式的弥勒也开始出现。元代统治阶级信奉喇嘛教,“汉式造像”继承了唐宋传统风格,汉化佛教特征更加明显;“梵式造像”受到印度巴拉王朝作风的影响,有其特定的仪轨,到了明代,东传的“梵式”已与“汉式”融合一起,佛教造像进一步汉化。清代,“梵式造像”与“汉式造像”并存不悖,各领风骚。

      创于西夏,建于前明,西夏至元代这里一直作为皇家寺院。明代早期,朝廷十分重视对卧佛寺的重建和维修,从而使这座
西夏国寺院的规模空前庞大。上下数百年更喜有人修缮果;视之若醒,呼之则寐,卧游三千世界方知此梦是真空。”进得殿来,身长34.5米的佛祖释迦牟尼的、涅盘像煌然入目。卧佛头北脚南,面西而卧,安睡于大殿正中1.2米高的仰覆莲花佛坛之上。造像金妆彩绘,面庞贴金,头枕莲台,两眼半闭,嘴唇微启;右手展于脸下,左手伸于身侧,形像丰满端秀,姿态怡静安详 。

 

 
      张掖大佛寺卧佛腹内、金塔殿地宫、土塔地宫、张掖木塔地宫、张掖西来寺观音殿等,都出土了大量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时期的法器密宝。明漆绘描金人物铜镜张掖大佛寺卧佛腹内出土。意寓佛心心如明镜。圆形镜面,光洁可鉴,背面有阔边凸起,作凹面。镜背中心有半球形孔纽,背面先以朱漆为底,再以金泥描绘,称“描金”。边缘饰水波纹,镜纽周围绘画内容为游园图:近景绘一松树,一童子在树石间玩耍。在右侧绘一房舍,内有二位官人端坐歇息,门前左侧绘三游客相视而行,其中两人与房内官人拱手相呼,后一人观赏园景。中景水池左侧绘一亭台,亭内窗口一人观景。远景绘山石树木,林中透出亭台楼阁。
 
 
      雄浑庄严的大佛寺大殿门两侧,是两方贴金雕绘的砖雕作品。边长各4.5米、51块青砖雕刻拼接而成的画幅上,雕刻工艺繁缛精美、生动流畅。左侧的砖雕名为“祗园演法”,画面上方为释迦牟尼佛和左右胁侍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,三像后方上部为无量诸天大众。画面形象刻画了佛祖释迦牟尼初传法轮时,在摩竭陀国祗园精舍设坛弘法的佛本生故事。西夏国寺院右侧的砖雕名为“西方三圣”,画面中上方中央有主尊阿弥陀佛和左右胁侍观世音、大势至像,画面前方则展现了西方极乐圣境妙音环绕、宝池香洁的净土世界。
 


 
      明正统六年(公元1441年),御赐之北藏》首部《大般若波罗蜜多经》由钦差讲经兼赐宝藏的圆融显密宗师道深运至张掖。钦差镇守陕西甘肃等处御马监兼尚宝监太监鲁安公王贵(法名朵尔只省巴)为“上以图报列圣宠赐之洪恩,下以效资宗祖栽培之厚德,更计显考昭勇将军王公、显妣吴氏太淑人,由乎善利泛慈航,登彼岸于菩提,次及己躬雪衍,尤增富寿于景运”,集地方名士以《北藏》首部《大般若波罗蜜多经》为蓝本,取绀青纸为质,依千字文编序,金、银书写绘画。序言通篇用金泥书写,经文文字用银泥书写,凡“佛”、“菩萨”“世尊”、“菩萨摩柯萨”等尊谓,皆用金泥加以重描。晦涩之字注通假字以便诵读,并于每函卷首扉页置精美的金线描曼荼罗画一幅。
 

 
 
 
      明重修万寿塔碑记记录了明正统六年(1441年三月,大佛寺万寿金塔基下地宫因修建而开启,当时发现地宫中有舍利宝物近五百件(块),太监王贵筹资于原基修建金塔殿,并续添了舍利宝物共两千余件(块)于地宫石函,此碑记载就记载了本次工程过程,碑后还刻有宝物清单,在古刹遗珍单元可看到部分唐、元、明时期的地宫埋藏宝物。西夏国寺院
 


Copyright © 2014-2018 甘肃盛华文旅集团 版权所有
    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陇ICP备18001883号-1